公司新闻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石油监管机构的职能和优越性分析

发布时间:2015-9-17 11:35:05 浏览次数:2478

监管机构一般是指按照一定程序设立的,承担具体执行性职能的行政机构。它不属于政府职能机构部门序列,但通常归口政府部门管理,或属于政府序列,同时又相对独立。监管机构有三大基本要素:依法设立、主要承担具体执行职能、相对独立运作。
传统意义上的行政机构在政府正式序列内,由政府财政拨款,设立程序相对简单;而监管机构一般不在政府序列,常采用政府拨款、补贴和向监管对象收费,设立和变更需严格的法律程序。无主管部门的监管机构的首席执行官只对政府首脑负责,有主管部门的监管机构的首席执行官只对部门首长负责。其他部门或部门内其他业务司局与监管机构没有领导和指导关系。监管机构一般没有政策决策权,但在执行政策中具有较大的独立自主性。
监管机构的存在和发展有其独特的优越性。
首先,监管机构的组织性质和特点决定了它有自身的职能优势。它可以在满足社会需要的前提下压缩政府规模和政府开支。现代社会中,公众既要求政府越小越好,政府开支越少越好,同时又要求政府功能(如环境保护、资源利用、产品质量、工作场所安全等等)不能减弱。但政府机构和人员不能无限制的扩大规模。这种情况下,组建集监管性、技术性、专业性、服务性于一体的监管机构是解决矛盾的有效办法。这不仅加强了政策执行的力度,同时也使政府部门有更多的人员、时间和精力去做好制定政策的工作。理论和实践都证明,没有足够的执行力量,再好的法律也起不到应有的作用。
其次,监管机构与决策机构之间可以形成有效的内在制约机制。监管机构担负着大量的行政性事务,掌握着相当一批财政资源、信息资源和人力资源,拥有较大的“实权”。这就引起监管机构与决策机构之间权力的一种很微妙的互动作用,驱动了决策机构内在的动力去监督约束监管机构。在公开透明的执行政策过程中,监管机构不正当行使权力或谋取私利的“寻租”行为受政府制定的政策本身的制约。政府机构侧重制定政策的职能,但不具体执行政策,这对建立廉政机制是有利的。
另外,监管机构的财政状况相对易于监督,使用较为有效。监管机构的办公经费主要来源于被管理企业和个人。年度预算需经国会、总统或政府部门首长的批准,且执行情况要向社会公布。经费来源的直接性和预算审批与执行的透明性,有利于提高经费使用效率。
最后,监管机构成为政府转换职能和人员分流的重要途径之一。英国政府各部一度存在政策制定与执行不分的状况。这种做法不仅不利于部长们有效地履行民主责任,而且也降低了行政效率。1988年2月18日,首相撒切尔夫人宣布批准《改善政府管理的措施》,开始将政策制定和政策执行职能分开,在部里建立执行局作为执行(法定)机构。英国近三分之二的公务员(35 .7万人)已经转到100多个监管机构。
美国是监管机构的故乡。在美国,起码在联邦层次上,可以追溯到1887年建立的州际商业委员会(ICC)。州监管委员会则起始于1839年的罗得岛法。瑞典和其他一些北欧国家长期以来都把内阁各部同具有特殊目的的监管机构区别开来。十几年来英国建立了100多个监管机构。澳大利亚、丹麦、荷兰、爱尔兰、新加坡、牙买加等国在上世纪80一90年代有类似英国的实践。2001年日本政府机构改组,将原有的1府(总理府)22省厅削减到1府12省厅,人员削减10%,并将在今后10年再削减25%。这次改组的主要目的之一是分离政策的计划制定和实施职能。如日本政府宏观调控部门—通产省,改为经济产业省。该省原有的工业技术院、通商产业研究所、计量讲习所、产品评价技术中心从通产省分离出来作为独立执行机构,分别名为经济产业研究所、产业技术总和研究所、工业所有权总和情报馆、产品评价技术基础机构以及日本贸易保险。这5个新的执行机构是行政法人,主要承担政策的实施职能,具有灵活的财务和组织人事管理。其中经济产业研究所和日本贸易保险为非公务员身份,其余为公务员身份。
美国的政府监管在西方是很具代表性的。其发展历史大致分为两个时期,即监管逐渐扩展时期和放松管制时期,前者从19世纪80年代至20世纪70年代,后者从20世纪70年代初至今。监管逐步扩展时期又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19世纪80年代初到上世纪20年代,主要对自然垄断性质的铁路、电力、煤气、电话等产业实施政府监管。第二阶段从20世纪30年代到40年代,以大危机为背景的拓展政府监管,主要对银行、证券、广播、汽车运输、管道运输、海运、航空、电力等产业实施监管。第三阶段是从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初,主要对能源领域的天然气价格、输油管道、石油价格等实施监管。由于市场的逐步发育完善,政府开支过度膨胀和财政赤字等压力,从20世纪70年代初,美国开始逐步放宽管制。政府放松或取消了许多可由市场或社会替代的监管内容,甚至取消了某些监管机构,如民用航空委员会。